Molly

树洞

我对时樾的破坏欲望过剩了,他真的好适合虐,越虐越美得艳丽,只看脸,我的妖花姐姐,妩媚狠辣艳光四射,知他有毒也不控制不住的想靠近,可惜时哥哥真的为什么这么善良,为什么,太善良太宽容我总想知道到底怎么样才能达到让他触底反弹的底线,尽情破坏他吧,

常樾 众生缘

眉妩:

时樾戴上个十字架形状的耳钉,对着镜子照了好一阵。
打耳洞并不疼,麻烦的是养着,他打完第一天耳垂便肿的吓人,还有些地方变紫了,一抽一抽的疼,能感觉到钉子的形状。
他的第一感觉是有什么东西在拽他的耳朵,并且创口周围火辣辣的疼,涨得难受。
偏巧泰哥约自己上天台谈事,时樾一咬牙把沾着血肉的钉子拔了出来,用酒精消了毒之后换上了这副银的。
输什么都不能输场面。
时樾靠着护栏向楼下看,车水马龙,灯火辉煌,整座城都是忙碌的,浮华的。
坐在了望台众生,天桥之中展览秘密,望是谁在偷偷接吻,又是谁连场热吻 忽然转身 找了别人,这些都可有问过神。
今晚的风有些大,吹的他耳朵更疼了,他小心翼翼的捂着耳朵,心里抱怨泰哥和以前一个样,说是九点半到九点二十九也不会出现的,只后不前。
时樾有点心疼自己的耳朵,想着等会儿还要再去消毒一次才行。
常剑雄摇摇晃晃走上楼,一身酒气,时樾觉得这味道很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儿闻过,可能是酒吧里的酒吧。
那是存在老板那儿的一瓶酒,本来打算毕业时去喝的。
常剑雄一个人喝的烂醉,他恍惚间看见时俊青坐在身边与自己举杯换盏,笑得最是灿烂,抱着自己说咱们毕业啦。
人如地上蚂蚁天天战战兢兢匆匆忙,谁来指指点点东东西西应该哪里闯,沿途命运位于天空看看星星怎黛放,神明静静看看大地凡人日夜怎样忙。
怪酒精太罪恶,麻痹人神经。
时樾靠着护栏,闭着眼不说话。
他站在灯光外的阴影中,像是一件艺术品,高贵冷艳而毫无瑕疵。
常剑雄承认,他错了。这张脸他一辈子都不会忘,就算再过上十几二十年也一样。
没什么大的改变,只是那人脸上再没有当初的青涩纯真,眼神中再没有流动的热血和那股什么都不怕的劲了。
青儿长大了,常剑雄如此感叹道。
时樾苦笑着摇头,说他虽然说了大实话,但是这话很找打。
突然间,时樾一拳结结实实打在常剑雄肚子上,疼得常剑雄弯了腰,表情也十分痛苦。
“当初是什么情况你心里不清楚?常剑雄,看见我在这儿你还有胆过来,真是和当年一样,胆子大的不行啊!”
常剑雄抬头,看见时樾眼中有泪光闪烁,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当年在那艘船上,是否也有一个哑女如此哭泣,然后在天边朝阳升起时纵身一跃沉入大海,最后化为泡沫。
“这次看在当年你我的情分我就给你一拳,下次再见到我,你记得一定躲快点,别让我看见,要不然我做什么就不一定了。”
玫瑰在哭泣,夜莺在哀啼。
常剑雄直起腰,抱住了时樾,他在时樾耳边轻轻说了句对不起,却没想到这轻轻一句话竟惹得洪水滔天。
可是对不起又有什么用?已经回不去了。
你在偷资料的时候要是能想到这儿,时俊青不会消失,时樾也不会出现。
时樾挣扎着想要逃离,可常剑雄不肯,越是挣扎他手臂就收得越紧。
哪有那么多由头来过,很多事只有一次的。
时樾终于放弃挣扎,他低声说:“时俊青是我很多年前的一个老朋友,不过已经死了,我还是……很想念他。 ”
常剑雄松开了胳膊,时樾好似失去了全部力气一般靠在了墙上,他叹了口气。


————
那句话是看龙门镖局太后和三金记住的,你我都不是当年人了。
疼得睡不着觉_(:з)∠)_

天桥之中,展览秘密

眉妩:

时樾昨夜喝的烂醉,早晨起床时头疼的厉害,他皱着眉按自己的太阳穴,往旁边一看时吓了一跳,这他妈旁边有个活人!
这是哪个不要命的,想被拖出去喂狗?
再仔细一看,这熟悉的五官,正是常剑雄,当年一口一个青儿叫着的人。
想他时樾这几年来虽然也有迫不得已和人上床的时候,但大多数情况下只要他不愿意,没人敢碰他。
这要是别人,时樾可能一脚就给他踹下去了,但这是常剑雄,他果断拿起枕头,对着常剑雄的脸直接按了下去。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他翻身坐在常剑雄小腹上,手上力气一点没小,继续按着枕头,大有你不死我不撒手的意思。
常剑雄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就喘不气了,脾气自然不大好,挣脱着把枕头甩开,直接骂了句神经病啊谋杀吗?
时樾嗯了一声,又去翻床头柜,看看里面有没有水果刀安眠药什么的,找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那些东西都扔了,安宁才舍不得静心培养的牌自杀。
嗯,这次算你命大,要不然给你放个血,让你走的又慢又痛苦。
“你这算谋杀亲夫你知道吗?”
时樾躺回去,还霸道的把常剑雄那边的被子抢了过来用腿夹住,根本不给他抢回去的机会。
这也不怪时樾,那群看上他美颜皮囊销魂身体的人总喜欢在床上搞这些虚的,什么daddy啊老公啊,总要变着法折磨他要他叫出来才肯罢休,时间长了他也学聪明了,到了时候该叫就叫,免得自己受苦。
在那种活着都困难的时候,傲骨会被硬生生折断,这是单选题,生或死。
想来昨晚常剑雄与他大战三百回合,应该是大战到某一回合的时候耍坏,时樾当时迷糊得很,便叫了出来。
没想到常剑雄倒记住了,倒是好记性,比起当年一点不差。
时樾勾起唇角,眼中闪过一丝温暖,如果没有那件事,他们会不会像这样,在同一张床上醒来,还能调调情。
梦总有醒来的一天,越是华美的梦醒来后面对现实就越觉悲凉。
陪你一起建筑美好幻想的人是他,一手毁了一切的人也是他。
他拉过常剑雄的手放在自己脖子上,说:这次到你了。
常剑雄轻轻咬了咬时樾的喉结,露出一个熟悉的笑容,当年他就是这么本垒打的。
时樾那双腿缠了上来,似蛇灵活游走。他靠有意发出一些暧昧的喘息,装作无意舔过嘴唇,只为引导一个人入这歧途,入这魔障,一起到地狱去,再不仰望人间或天堂。
你当年害我活不了死不掉,我凭什么做圣母,常少爷不怕死,我怕什么?
常少爷,我身后什么都没有了,你怎么还敢来招惹我呢,已经没有什么能限制我了。
常剑雄心中长叹一口气,心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对着那甜蜜的唇吻了下去。
你既已邀约,地狱我也去得。
时樾不喜欢那股烟草的味道,他在酒吧常被这种恶心的味道包围,他推开常剑雄,沉着脸说去洗澡,把你身上的烟味弄掉,沐浴露随你用,要不然我叫你提前享受老年生活。
常剑雄虽然不舍,但他也不能不去。他下床,发现昨晚两人是在太过投入,拖鞋被甩到客厅里去了。
这个画面不知戳中了常剑雄那个点,他忽然觉得现在还是大学,他回头,对时樾说,我怕我不看着你,你就跑了。
时樾忽然笑了,他说:我不会再跑了,我受不起了。
当年的结局是时俊青死了,再来一次的话怕不是要魂飞魄散,衣冠冢都立不了。
象牙塔轰然倒塌,露出华美外表下白色的骨头,以及附着的蛆虫。
那个满腔热血的时俊青已经死了,死在他的理想破灭之前,现在活着的是时樾,活在清醒梦境。
人鱼露出笑容,用甜美歌声诱惑水手来到这片海域,无数暗礁藏在碧波下,还有许多牙齿尖利的鱼。
没有什么真正理解,没法感同身受,你没经历过就永远不知道针扎在身上有多痛。
受害者所受过的伤害不会减少,如果人人都那么大方,何以会有复仇二字呢?
时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觉得有些恶心,却又带着一种难以言表的畅快。
那个毁了时俊青梦想,前途,后半生的人终于出现,而时樾现在不是个热血青年,他有资本有时间有精力去讨回一切,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看着桌子上的领花,扯出一个笑,这曾是他毕生骄傲,是他年少梦想,沸腾的热血。
可时俊青已经死了,即使有人追忆,他也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常剑雄,你那刀插在我心里。


之前发过一次但是发觉很多地方要改所以之前那篇删掉了重发
时俊青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时樾,他没有过去的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常樾 Old tree

眉妩:

时樾是充满魅力的,凭本事引得无数人神魂颠倒,只要他一个笑容一个拥抱便心满意足,一个亲吻已是半辈子的福气,若是能再近一步怕不是得把半条命都搭上。
但世人从来不喜欢看天生优秀者美好一生,众人常说你艳过无数影星,灿若天上星辰又如何,还不是得在他人影子下偷生?
其实,他本人最开始时也是这么想的。
这件事真的太荒唐,想他当年一个满腔热血的军校生,如今竟要在清醒与梦境交接处售卖美丽才能生存,一扇门就把他同从前的世界隔开。
有许多人贪恋他艳丽皮囊,给出诱人条件但求一亲芳泽,安宁自然一一答应,毕竟利益才是最好的伙伴。
不知多少纨绔子弟富商老板在他背后虎视眈眈,言语轻蔑地说他是个 昂贵的prostitute。
可哪有如何?这群人不还是都想往他床上冲,只不过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有人捉住美人鱼,然后强行掰掉鳞片,那鳞片上带着肉,在阳光下折射出奇异光芒。
人鱼在流血,在挣扎,可是没有一点用处。
太阳从海面升起时,礁石上布满洁白珍珠与破碎鳞片,鲜血流回到大海里去。
可人鱼已经回不去了,那条尾巴被割成了两半,粉嫩的肉与洁白的骨,殷红的血与青紫的伤,这应该是对造物主的侮辱,竟有人如此对待这件美丽宝物。
人鱼疼得昏了过去,还是在那块礁石上。
很多事情都是一回生,二回熟。渐渐的,时樾接受了这种事。
有时候,活下去真的很不容易。
好像曾有一个普通话都说不好的大学生,天真的对时樾说要带他走,带他逃离这梦境。
时樾笑他不懂事,不过露水情缘,哪来的傻子总喜欢把它当真呢?
你虽然港大毕业,却并不代表你能救我。时俊青还是军校出身,也只能在岁月洪流和这钢筋水泥巨兽面前认命死去。
时樾固然感动,但还是把那人推出了温暖的被子,硬生生扯出一个笑,说:“我可不做杜十娘,你不走我走。”
等那人离开,时樾才喃喃自语道:怕还没出这个街区就被砍死,我想给自己积点阴德,就不连累你了。
但后来常剑雄忽然出现,时樾脑海中窜出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对他说好久不见而不是找一群打手把他打的断几根肋骨才好。
时樾喝光了左前方放着的一杯酒,那杯酒的主人本以为时樾不过寂寞了想找个人陪着销魂一次,手已经揽上了那被无数眼睛盯着的腰。
但时樾低声说了句放开,那人自然不敢说些什么,只好换了个地方坐,免得这位美人动真格的。
看样子常剑雄只是来和朋友玩,时樾松了口气,想着躲开就好了,没想到就在这时四目相对,常剑雄那双眼还是像当年一样,看人时锐利得很,可时樾没心思和他斗眼神,匆匆移开了视线。
那一瞬间,常剑雄觉得心跳都停了。
失而复得始终什么感受?
于是他穿过拥挤人群,抓住时樾的手臂,轻轻叫了声青儿。
时樾说过,时俊青已经死了,所以他选择以一种高傲的姿态面对曾经爱人,就像一个电影里的落魄贵族仍保留着最后一点尊严。
可常剑雄不是一般人,他抱住时樾,说了句对不起后沉默一会儿,又说好久不见。声音略微颤抖。
如果可以,时樾一定挑个时间去测一测,看看常剑雄是不是生来就克自己。
他要作为时樾活下去,要享受这花花世界用金钱堆积起来的脆弱短暂的幸福感,要在艳羡辱骂中辗转生活时,却有人出现,提醒他时俊青应是个什么样的人。
时樾感觉到无力,那么多人喜欢时樾,为什么你偏偏喜欢时俊青?
你既然这么喜欢时俊青,又为什么要为了南家三小姐抛弃他,为什么亲手断送他的前程?
你爱他,何必这么残忍。你不爱他,又为必要难过。
时樾挣扎着推开常剑雄,逃离那个温暖的怀抱后快步走到洗手间,反手锁上了隔间的门。
一执百念生,可没人放下执念。
在这之前的无数个夜晚,时樾曾想过,常剑雄与他那几年究竟算少年的躁动还是真的动心,但无论理想还是现实都告诉他这只会是前者。
花了这么长时间把以前的一切都当成一场梦,可忽然梦里的人冲过来告诉你这一切都不是梦。
这座喧嚣城市里,最忌讳情根深种。
时樾这时候才明白安宁之前打电话说失而复得是什么意思,也明白了在即将挂断电话前传来的笑是什么意思。
常剑雄的优点和缺点都是他太真,像个太阳,也像只大熊。他永远都是那么赤诚,会想尽方法逗你开心,然后和你一起笑。
时樾还记得刚和常剑雄在一起的时候,常剑雄天天青儿长青儿短的,弄得他放假看新白娘子传奇的时候总是出戏。
谁还没个年少时候,不就是个初恋吗,时哥连黑帮老大都不怕,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畏惧。
时樾整理了下衣服,推开门就对上常剑雄那张脸,和当年一样。
只不过当年是表白,现在是略显尴尬的重逢。
时樾正要开口,常剑雄忽然说:“你喝一点酒都会醉的不行,刚才还喝了一杯。”
“我好歹也是酒吧老板,酒量能练的,你不知道?”
时樾此时已经觉得脸有些发烫,又不肯认输,但已经有些站不住了,还好常剑雄在他要摔倒之前一把将人拉进了怀里。
时樾鼻子有些酸,他觉得当年那个虽然有些笨拙但是无比温暖的常剑雄带着真心回来了,可是时俊青不在了,他的爱就像曾铺满地球的寒冰,真的存在过,但随着岁月变迁也只剩两处,一处极南一处极北。
为什么你现在才回来呢,为什么当初你要走?
人在时间面前真的是很渺小,很无能为力的。
就像当年常剑雄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束花对时俊青说我喜欢你,或是当年两人吵架,时俊青又受罚在操场上跑了十几圈错过了晚饭,回到寝室时常剑雄悄悄塞过来一袋面包,示意他快吃,不要被发现了,这可是藏的私货。
如果能重来,时樾想从刚开始就别答应他,就算以后一直躲避着彼此,也好过现在这样。
不知看着过去恋人变成如今模样,常剑雄作何感想?更关键的是他也是让时樾诞生的因素之一。
虽然明知这份爱不长久,但还是渴望能长相厮守。
这该是罪吧,那几年都是罪证。
时樾压下汹涌的悲伤,用最习惯的开玩笑的语气在常剑雄耳边说:“还想让我爬你的床?”
——————
深夜更一下,我们来嗑常樾吧

就算打了抑制剂,发情期带来的燥热依旧让他有些难耐,我感觉口干舌燥,他在诱惑我,肆无忌惮的揉着后颈,谁会怀疑国民A是个O呢?没关系,今晚上我会彻底标记他,他会是我的

树洞

第一次销号,因为我在不了解吸血鬼的时候磕过cp这让我觉得恶心于心有愧,体育圈实力说话你却因为某些有人力捧强推的人一直被打压,被造谣。哪怕我脱粉我也心疼你前些年的遭遇。但是善恶终有报,吸血鬼凉的很惨。第二次销号,因为脱粉了,有太多的空瓶备份,安利备份,成绩备份但是我突然觉得毫无意义,每天都能收到很多点赞,但是翻着这些让我真的心烦总想起你,曾经一心想帮你和某些人解绑让人正视你的成就不让人误会他与你同一水平,到最后发现好像你并不在意。其实你没有任何错,是我太偏激,所以我永远不会回踩,但是我依旧没有办法接受,以前也不是没有这种心塞的时候,但是强压下来一次两次三次总有受不了的时候,愿你未来一切都好。zqsg追星是要遭报应的,是真的,如果我只是一个体育粉其实什么问题都没有,可是我不是啊,我对你的成绩成就国际地位了如指掌,只是因为那是你啊,所以抱歉我没有办法做到爱屋及乌,更何况其他国家运动员,说句实话他那天暴毙我放礼花庆祝,一个出事拖你下水洗白jian人,一个半夜电话骚扰女性的猥琐男,一个当众脱裤子恶心人的丑b,还有一堆拿你的苦难当糖磕的cpg,真是好朋友